我正在遛果子,一抬头看见远处有个大爷牵着狗狗向我走来。

是一只长毛狗,难道是金毛?我没看清,不是很确定,保险起见我提前拉紧了狗绳,毕竟果子是金毛杀手。

对面的狗狗走近了,是只金边牧。

“小边!”大爷朝着果子叫道。小边,这是什么称呼?

大爷问:“它几岁啦?”

“3岁了。”

“哦,我家这只是老边。12岁了。”

哇12岁。我这才发现对面金边牧的毛发不修边幅,稀稀拉拉————也可能是夏天剃了毛毛的缘故。天呐12岁,要是1岁就开始生宝宝,那对面这只老边可以当果子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…………我还来不及想是几个爷爷,也没来得及仔细看看这只老边,它就和果子一起吼了起来。狗绳立马绷紧,幸好之前做了准备,果子的暴冲没有得逞。

“啊年纪大了不喜欢和小朋友玩。”大爷一边说一边拉老边,“走吧走吧,年纪大啦。”大爷牵着老边往身后走远了。

我继续遛果子。怎么办,果子也会从小边变成老边,毛毛也会变得蓬乱,可能会有白内障,可能会得关节炎,还可能患上癌症。

“果子,不要变老好不好?要永远当一只小边。”果子只是看了我一眼,转头就凑到路边绿化带里闻起味道来。我这才想起现在是交配的季节,难怪果子最近暴躁得不行。

刚才偶遇的老边原来是宝刀未老啊。

最后更新于:
2021.09.18